贷款指南

市民贷款钱没拿到手却遭暴力催收 公司:有人冒

2020-09-18 20:00

  智玲(化名)陷入一场噩梦,她离开扬州躲到一个小城市,换了手机号码,找了新的工作,除了好友晴晴(化名),几乎不再接任何人电话。她害怕自己一露头,就会再次被催债人找到,永无宁日。半年多前,智玲在扬州一家名为“宜信普惠”的公司申请了一笔10万元的贷款,没想到钱没到手,她就接到催债电话,甚至还遭遇暴力催收,无奈之下只能躲了起来。

贷款遭遇:借钱帮丈夫做生意,钱没拿到却遭催债

  2020年年初,智玲的丈夫在扬州做生意,需要一笔钱周转。可是,智玲的丈夫没有正式工作,智玲虽然有固定工作,可社保没有交满一年,在银行申请的贷款并没有被受理。

  这条路被堵上后,智玲开始留意一些贷款公司信息。看到广告上的电话号码咨询过几次后,渐渐有贷款公司给她打电话介绍业务。经过比较之后,智玲觉得宜信普惠这个公司比较大,就与给她介绍业务的人取得了联系。智玲称,这人叫谭振,称自己是宜信的业务员,还给她看了名片。今年5月,智玲跟着谭振去了宜信普惠公司在扬州的一家分公司办理业务。

  接待两个人的是宜信普惠公司的业务员袁女士,智玲提出10万元贷款申请,对方让她填写了自己的各种信息以及亲朋好友的十几个电话号码,告诉她很快就能批下来,让她回去等消息。

扬州贷款新政   智玲说,当时谭振提出,需要将智玲的银行卡绑定到宜信普惠的平台上才能打钱,还要进行手机验证,所以需要她的银行卡、关联手机卡等注册宜信普惠平台,智玲以为谭振和袁女士是同事,就没有怀疑,直接把这些东西交给了谭振,卡里余额不多,智玲把银行卡密码也告诉了谭振。

  7月底,智玲接到了催收电话,这才发现事情不对。为了躲避催债,智玲先是回了老家,没想到催债的人根据智玲身份证上的信息找到了家里,她的父母、朋友也都接到了催债电话,智玲说,那些人不止恐吓,还在她家里进行了打砸。

  没有办法,智玲只能离开家,又找了一个城市躲了起来,并委托好友晴晴帮她向宜信普惠公司讨个说法。

业务员喊冤:介绍人使坏,骗了双方

  智玲没法出面,很多事情的细节也记不清楚或无从考证。但晴晴是个仗义人,听了智玲的遭遇,一边数落她傻,一边帮她讨公道。晴晴说,智玲发现事情不对之后,重新办理了手机卡,8月底,谭振找人把智玲的银行卡寄还给她,她立即去打印了银行流水。

  智玲后来到银行打印的银行流水显示,5月27日,智玲的银行卡汇入40376.94元,显示为“代付”,但很快,这笔钱在当天就分两次被转走了。一次是376.94元被转走,显示为“银联代收”;随后40000元又以“消费”的名义被转走。而据智玲说,此时银行卡并不在她手里。6月27日,也就是一个月以后,一个名为“夏美美”的账户向智玲的账户中转存2087元,当天又很快被转走2086.65元。

  将银行卡寄还给智玲的地址和电话并不是谭振的信息,晴晴后来曾去过寄件地址,发现那里是个类似于“包裹超市”的地方,寄件电话已经无法接通,谭振的电话也早已无法联系。

  而业务员袁女士也觉得自己挺冤,好不容易办了一个业务,却碰上了客户逾期,自己还被降了级。袁女士承认,起初,谭振是通过一个群联系上她的,所以她跟谭振是有过接触的。而这个群里都是“圈里人”,袁女士以为谭振是帮朋友介绍贷款,又是同行,也没有戒备。事发以后,智玲这个业务出现了逾期,她也非常着急,可后来联系不上智玲,谭振也退了群,无法联系。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谭振曾经在宜信工作过,所以他才能冒充宜信的员工,也了解宜信放款的流程,就是这个谭振骗了双方。”袁女士说。

公司回应:已向总公司汇报,会进行调查

  晴晴说,除了银行卡和手机卡,智玲就连合同也没拿到,目前只能根据银行流水判断这笔贷款发放了4万元,但还有手续费、利率、期限等各种信息还不清楚。

  晴晴不甘心,12月20日,她跑到了智玲当初办理业务的宜信普惠扬州第二营业部,拿出智玲当初写的委托书,想调取当时签的合同。此外,晴晴对业务员袁女士是不是与谭振有勾结存有疑问,即使袁女士所说属实,宜信普惠公司依然负有一定责任。“最起码在人员管理等方面这个公司是有漏洞的,才让人有机可乘。”晴晴说。

  公司客服部的一位工作人员承认,宜信普惠公司的工牌没有磁卡功能,名片也有可能被有心人复制,所以不排除有人冒充宜信普惠公司的员工行骗。不过他也提到,公司不允许业务员与中介扬州来办理扬州订单贷款业务,一般业务员在给客户办理业务时,不会留下客户的银行卡或者身份证件一类的物品,合同也是一式两份当场交付。至于暴力催收的问题,有可能是第三方催债公司所为,他们并不知情。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晴晴提供的材料以及银行流水,宜信普惠公司最终给智玲放款40000元,先行划走的376.94元是保险费,但贷款额度具体是多少还要看合同,因为还包含了服务费等费用。他们已经把情况向总公司进行了汇报,但由于没有联系上智玲本人,还需要3到5个工作日才能回复。这位工作人员说,扬州的分公司只提供信息服务,所有的贷款手续都需要上传总部,总部审批通过之后才能签约,所以事情究竟如何,还需要总部进行调查,随后会向晴晴进行反馈。

  但截至目前,晴晴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相关链接

扬州已发文整治“现金贷”

  现金贷“狂欢”背后存在的“过度借贷、重复授信、不当催收、畸高利率、侵犯个人隐私”等问题,早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警惕。12月22日,扬州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现金贷新规正式落地。

  此次下发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各类机构应当遵守“了解你的客户”原则,不得以任何方式诱致借款人过度举债。各类机构或委托笫三方机构均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撮合或变相撮合不符合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借贷业务;禁止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保证金以及设定高额逾期利息、滞纳金、罚息等。值得一提的是,通知中还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为在校学生、无还款来源或不具备还款能力的借款人提供借贷撮合业务;不得提供“首付贷”、房地产场外配资等购房融资借贷撮合服务;不得提供无指定用途的借贷撮合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