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指南

30万催收员真实写照:他们获得的是另一种“血酬

2020-09-12 11:00

  催收员,一个凡是贷过款的人就不想接触的职业。

  据不完全统计,从事第三方债务催收的公司已达2500到3500家,催收人员近30万人。那么这30万的催收大军,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电话催收员的生活

  电话催收,大多是银行的信用卡催收或互联网金融小额分散的贷款。很多人觉得他们自己打扬州商业贷款打电话就可以拿上万工资,却根本不顾对借款人的电话骚扰和金钱压榨,是很受人鄙夷的职业。但是这看起来似乎还算体面的白领生活,却如陀螺般任人鞭笞。

  “你就是一个婊子”,电话那头,欠款人开始发疯,问候了珺媛的十八代祖宗们后,又开始对她进行人身攻击。珺媛忍无可忍地点了网络电话的切断键。

  她气得满脸通红——做了两年的电催员,经历过成千上万的恶语相向,她依然做不到心如止水。她站起身,试图缓解下激动的情绪,却让她看到更为压抑的景象。

  在一百平米的小房间里,挤满了上百人,工位被玻璃隔成了一个个小小的隔间,催收员挤在期间,“桌子下没空间放柜子,只能放脚”,而桌子上,除了电脑和鼠标,就放一个水杯。

  90公分的小隔间,如此逼仄的空间,拥挤着他们的所有青春。

  “你能想象,一百人同时接起电话的场景么?”做了3年电催的王德成说,“就感觉整个屋子全是苍蝇,嗡嗡嗡嗡。”

  王德成每天工作八小时,加班是家常便饭。“没办法,工资跟业绩挂钩。尤其是月底,大家都会忙到晚上十点,那个时候经常会耳膜痛。”

  他们都是通过网络电话拨打,头戴式耳机的另一边,是欠款人——他们要面对各式各样的人,有哭诉,有辱骂,有躲闪,也有直接挂断。

  在电催行业,最吃香的还是女生。她们只要语气好一点,很少会被欠款人骂。声音甜美的,撒娇卖萌都可能成为“杀手锏”,但女生大部分都做不满三个月。

  “电催实在太考验一个人心智的强大,真的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干”,催收总监江宁已养成一双毒辣的眼睛,一个月就能断一个人适不适合干催收。“最重要是催回率。有些人脑子灵活,一通电话就能催回来”,江宁说,“但有的人就不行。催不回来被骂还得休息一分钟的人,我们不要。电催就是争分夺秒,你还想休息一分钟?”

  电催员的时间,会被充分利用起来。比如M1的客户,每通电话必须控制在1分钟以内;比如有些智能系统会把重点资料排在第一页,去翻页和寻找的时间;而有一些软件,会同时拨出几个电话节约时间——一个电话没挂,另一个电话就在系统里等待,无缝衔接。

  “上厕所都需要按暂停键,否则就不断有电话进来”,王德成说。“我和身边的同事,都多多少少落下了毛病,腰酸、视力下降、咽喉炎。”

严重的工作后遗症

  比起身上的小毛病,性格的改变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我和我的同事们,大多不敢告诉家里人自己的工作,只说是客服人员”,王德成说,他们对于这份工作,毫无成就感。

  “讨债的,催命的,这个行业太多负面的标签。再加上经常被欠款人骂,让人焦躁,很容易演变成对骂。”王德成同样遭受着折磨。“有次拨通了一个欠款人的电话,一个小女孩哭着说:‘叔叔,我知道爸爸欠钱了,可是我们找不到他,我真的很想他,你能不能帮我找爸爸?我长大了帮爸爸还钱’。”

  对骂得多了,很多脏话张口就来:“不还钱,出门你就不怕遭车撞了吗?”“你们家孩子是你跟隔壁老王生的?隔壁老王跟你家什么关系?”

       

  严重一点的,就感觉自己负能量爆棚,就是一个“行走的炸药包”,一点就炸。更严重的,看到电话进来就会恐惧。

  他们迷茫、焦灼,毫无成就感,同时,看不到未来的方向。他们的人生目的只有一个,催更多的单,挣更多的钱。

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

  催收行业就如一道围城,城外的人,看见他们的高薪,拼命想挤进来;里面的人如撕裂的灵魂,死命想逃出去。

  自今年3.15以来,催收行业遭遇监管收紧,不许短信轰炸,不许在非工作时间拨打,不许骚扰第三方联系人,条条禁令,让他们的工作越发艰难。在监管重压和技术改革的浪潮中,一大波靠着谩骂或威胁催款的催收员被淘汰。

       

  “接到电话投诉,我们就要遭殃”,王德成说,投诉一单,要交罚款,一天就得白干,“现在客户都很聪明,接起电话一听是催收,先暂停3秒,实际上他在找手机上的录音按钮”。

  除了被动的淘汰,他们也开始了一场主动的逃离和迁徙。小豪厌倦了打打杀杀,已转行到律师事务所,成为证据采集师;王德成赋闲在家,他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清洗催收职业给他带来的负能量和刻痕;江宁可能算是最幸运的一个,他从催收员成为催收建模师,终于有了些技术含量和职业荣誉感。

  围城的另一边,正有一大批人,爬上城墙。

  为了节约成本,目前大多数网贷公司选择自建催收团队,并将其挪到三四线扬州住房公积金贷款额度城市,房租便宜,人力成本更低廉。三四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们,纷纷涌入,成为催收大军的新鲜血液。甚至就连扬州、扬州、扬州、扬州、扬州,都聚集了大量的电催团队。

  一边逃离,一边涌入,围城内的人们,从未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