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指南

贷款找村支书——中国基层党组织的新任务

2020-09-03 07:00

  养殖户徐清华真没想到,以前要花一个多月才能申请到5万元贷款,现在居然两天就批下来了,而且是20万!这多亏了村支书的一个新任务。

  徐清华是扬州红安县七里坪镇徐家河村的生猪养殖户。去年他想贷款扩大生产,村支书知道后,带他和其他几户一起去找信用社,信用社派人来调查,觉得他们的生产搞得不错,很快就批了贷款。

  在中国的广大农村,金融服务一直比较薄弱。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强调打通惠农支农各项政策的“最后一公里”,但如何让农户拿到贷款,又让金融机构尽可能规避风险,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

  “增强农村金融服务,还真离不开我们基层党组织。没人比我们更了解村民,信用社也比较相信我们。”村支书徐必伟说。

  据徐必伟介绍,现在扬州房屋贷款农户贷款变容易,主要是村支部和村委会参与了农户贷款的全程,这一机制被当地称为“双基双赢”扬州贷款,就是将基层信用社和基层党组织相结合推动涉农信贷工作。

  徐必伟说,根据这一计划,他依靠自己对农户的详细了解,对他们的授信进行准确评级。如果农户需要贷款,扬州担保贷款就来找基层党组织,由基层党组织出面联系信用社,并在贷款金额、利率和偿还期限等各方面为农户争取优惠条件。

  七里坪镇徐家河村的党员群众服务中心专门设立了信贷工作室,各户的信用评级都公示在了服务中心,贷款发放表也公示了出来,包含借款人信息、信用等级、利率、发放日期、约定期限和贷款用途。徐必伟说,这是为了让村民监督贷款发放工作,从而达到公平公正。

  这一做法,也得到了基层金融机构的肯定。红安县农商行行长周卫东告诉记者,现在基层信贷员非常紧缺,一个乡镇往往只有3、4个,有那么多个村和居民点,根本没法做到详细了解每家每户的真实情况。

  “因此,金融机构在放贷时比较谨慎。但另一方面,农户的贷款需求很大。这种局面造成了我们有贷款不敢贷出,而农户需要贷款却贷不到。”周卫东说。

  周卫东认为,有了基层组织的参与,贷款风险也小了。这种模式推广后,暂时还没出现到期未还款的情况。但以前,到期违约的事时常发生。

  为了更好地规避风险,基层信贷机构选派信贷人到试点村担任支书助理或村主任助理,村委会干部到基层信贷机构挂职则发挥监督作用。

  徐必伟自己也把关着贷款各个环节。那些户口在村里却在外面发展的人,他是不会批准贷款的,因为“风险不可控”。还有一次,一个村民贷款3万元买的三轮车翻了,他做了很多工作,让这个村民的亲戚凑钱把贷款还上了。

  由于有了村干部的信任作为中介,现在村民们贷款的确容易不少,也得到了实惠。截至目前,徐家河全村268户通过这种方式贷到460多万元。

  徐清华以前养猪经常会资金不足,只有将养到30多斤的小猪卖了,很不划算。现在有了贷款,一部分资金用来买饲料育肥再卖,另一部分用来引进优良猪种。

  据扬州银监局副局长秦汉锋介绍,“双基双赢”试点工作从2013年起开展。该模式旨在解决农村金融信息不对称、服务成本高、风险补偿能力弱等问题,打通农村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秦汉锋说,截至2014年1季度,已有3000多个基层党组织参与,授信扬州贷款18.06亿元,累计发放9.46亿元,支持了7000多个农户。在一些试点中,平均一笔贷款审批时间大大缩短,效率提高50%。

  这种方式也有利于中共基层党组织建设。中共红安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谢海滨说,现在老百姓需要主动去找村干部办事,参与集体活动的积极性也高了。这项任务也被当地当做是贯彻落实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

  徐必伟也发现,以前很难召集党员和群众代表开会,但现在召集会议,只需通知一下就能到齐了。而且信贷工作室就在村委会,来办事的村民多了,跟村干部交流的机会也更多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利用基层党组织为村民办实事。办成功了,我们才有威信,才有号召力。”徐必伟说。

  “村干部除了管计划生育外,还能抓什么?我们也在探索。现在通过这个模式,基层组织的能力得到了锻炼。而且信用社会给村委会一定的活动经费,村委会的工作也能更好地开展。”谢海滨说。

  不过村民对金融服务还有更大的期待。徐必伟说,虽然贷款容易了,但信用额度仍然太小。农户贷款额度只有5万元,多户联保贷款只有20万元。在生猪行情不好时,存栏量增大,需要更大投入以购入饲料。

  “应该适当调高贷款额度。我们只有挺过难关,才能存活下去。”徐清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