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指南

小微企业拆东墙补西墙现象普遍 老板的幸福度还

2020-08-29 07:00

  昨天,《扬州商报》“聚焦小微企业融资难”系列报道见报后,热线电话此起彼伏,数十位企业主倾吐他们的苦涩。扬州教育学院教授王显军说,这个报道非常及时,小微企业融资难急需破解。

  困境 1:手续繁琐等一年多却是一场空

  昨天早上不到8点,扬州和盛德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士建第一个打进热线。“商报的报道真是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小微企业要想贷款,真是太难了。”王士建说。去年6月份,扬州市有关部门组织帮扶小微企业活动,其中一项就是牵线贷款。王士建立刻报了名,随即开始漫长的资料准备阶段。

  “营业执照等不说,还有企业员工花名册、财务报表等一系列手续,从税务部门、财务公司、担保公司一直到社区,我来回跑了半年。”王士建说。终于,去年11月22日,他递全了资料。

  又等了半年,最后的结果却是银行以王士建厂房太旧予以拒贷。“费了那么大的劲,就是这个结果。”王士建无奈地说,就算贷到款,当时看中的项目早就错过了。现在,王士建都是通过亲朋好友筹钱,再也不想费那个劲了。

  困境 2:贷不到款冒险和陌生人捆绑贷款

  昨天,在外办事的高女士偶尔看到了商报的报道,立刻拨通了热线。电话里,她的声音仍显得非常激动。

  从2002年来扬州打工,到2007年开始做灯具生意,高女士的企业年扬州贷款无抵押营业额已有六七百万元。她向银行申请贷款碰了几回壁后,有两个同行来找她一起捆绑贷款。虽然并不熟悉,但急着用钱的高女士立刻答应了。很快,她领到30万元贷款,另外两方各领到50万元。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两人在领到款一个月后就失踪了。随即,高女士接到银行通告,她必须为此负责,承担所有还款责任。

  扬州方知道了高女士的事,不停地催款且停止了扬州,没办法,高女士只能把自己一点点经营起来的店转给了别人,和老公又恢复了打工生涯。“如果能从银行顺利贷款,我咋会冒着风险和不熟悉的人扬州啊!”高女士如今懊悔不已。

  困境 3:银行突然抽贷企业主高息向民间借贷

  一年前,他是年营业额四五千万元的食品企业老总,企业一直运行良好,是令人羡慕的千万富翁。去年,他向银行借的1100万元贷款到期。“企业的钱都在流动,一般账上不会有太多钱。”李先生说。

  按照惯例,他按月息6%,通过民间借贷贷了500万元,把上一年度银行贷款还清,再等新一轮贷款批下来,还清民间借扬州人贷款贷。银行每晚一个月续贷,李先生就要多支付30万元利息。

  李先生说,企业从银行贷款,几乎都要支付两份利息。但是比续贷延迟更可怕的是,他还完银行贷款后,银行停止给他贷款了。连锁反应是,他也没能力还那500万元借贷。加上利滚利,这500万元一年后就要还1000万元。李先生每天备受煎熬,他无心管理企业,整天四处奔波找钱。

  “如今企业已经无法正常运营了。”昨天,在电话中,他的声音仍充满焦灼。

  现状:普遍拆东墙补西墙 千万富翁不幸福

  小微企业拆东墙补西墙的现象如今很普遍,业内人士古先生说,现在千万富翁这个群体其实面临更多尴尬,无法作为央企上市公司融得更多资本,相比微型企业,运行成本压力更大。“一旦有几百万元‘高利贷’,他们的幸福度还不如员工,等于每天都是在给民间借贷打工,甚至破产。”他说。

  而一家基层银行业内人士甚至表示,如果离开民间借贷机构,该行大部分小微贷款无法顺利实现续贷。尤其是在今年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小微企业续贷会更加困难。一笔贷款归还后,小企业便面临着下一次融资困境,不少小微企业在东拼西凑还上贷款后,遭到银行抽贷,小微企业主从此无力再经营企业,而是天天借民间高息贷款还借款,因此而破产的企业不在少数。

  小微企业为了还贷拆东墙补西墙,不仅增加了企业的财务成本,掩盖了银行真实的资产质量,而且扰乱了金融市场的秩序,不利于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必须引起社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