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指南

7月新增信贷创历史新高 企业贷款结构恶化

2020-08-13 23:06

  事项   

       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2020年7月货币金融数据。7月M1同比6.6%,前值4.3%,M2同比13.3%,前值11.8%;7月新增社融0.72万亿,前值1.86万亿,新增人民币贷款1.58万亿,前值1.27万亿。

  主要观点

  7月新增社融季节性回落,但整体仍略高于去年同期。  表内贷款、表外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环比少增是造成社融缩量的主要原因。此外,随着地方政府债券的陆续发行,受地方政府借道非标融资而一度反弹的信托贷款亦出现回落。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中用于置换贷款的部分不计入社融,对社融总量也会产生影响,但目前较难准确地推算实际量级。总体来看,三季度稳增长措施落实有助于信贷资金的逐步到位,企业债发行门槛放松也有助于债券融资的平稳增长,但整体社融仍由贷款独力支撑,投资到位资金压力仍然较大。

  7月新增信贷创历史新高,证扬州 公积金贷款申请表金公司贷款贡献首当其冲。  推测起来约0.89万亿非银机构贷款应为商业银行向证金公司提供。旧口径下,居民短期贷款因股市调整出现负增长,但中长期贷款受益于房地产市场成交回暖而保持相对平稳。尤为值得关注的是,7月企业贷款结构实际上在恶化:短期贷款负增长,票据融资连续高位,中长期贷款创2020年初以来新低。这足以显示尽管7月初有“双降”政策,但实体经济仍然低迷,银行惜贷情绪未有改善。当然,7月企业中长期贷款的大幅少增,除了实体经济低迷的原因外,也可能与地方债置换的快速推进有一定的关系。不过,目前很难从量级上度量这种替代效应的大小。

  7月可比口径M2增速大幅高于2020年目标。  证金公司资金入市导致非银机构存款大幅增加是其主因。股市快速调整下,居民和企业部门资金回流银行体系,两部门存款一改历年7月大幅负增长的季节规律;而财政存款同比少增,则反映出财政支出节奏加快,积极财政政策发力的趋势。

  新增社融季节回落,贷款独撑暂时难改。  7月新增社融0.72万亿,较6月少增1.14万亿,符合季节性规律。表内贷款、表外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环比回落是造成新增社融缩量的主要原因。从细项数据看,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0.59万亿,环比大幅少增0.74万亿。但较去年同期高出0.2万亿,2020年累计值亦较去年同期高出1.05万亿,表内贷款投放节奏加快扬州公积金贷款申请表是今年稳增长政策的重要体现。表外项目中,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减少0.33万亿,符合季节规律;新增委托贷款0.11万亿,与上月基本持平;新增信托贷款继6月增至530亿后7月再度缩至99亿元,显示6月地方政府借道非标融资的现象,随着下半年地方政府债券的陆续发行而逐步减少。7月股票融资受IPO暂停等影响有所减少,但企业债净融资0.25亿元,仍创下今年以来新高。

  从年内累计数据看,1-7月新增社融9.5万亿,仍较去年同期少增1.3万亿;其中,人民币贷款累计多增1.1万亿,但表外项目少增1.9万亿;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中用于置换贷款的部分不计入社融,对社融总量会有部分影响,但目前难以比较准确地估计实际统计数据。总体来看,三季度稳增长措施落实有助于信贷资金的逐步到位,企业债发行门槛放松也有助于债券融资的平稳增长,但整体社融仍由贷款独力支撑,投资到位资金压力仍然较大。

  企业贷款结构恶化,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创两年来新低。  7月新增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1.48万亿创历史新高。其中,新增非银机构贷款0.89万亿,大幅高于前期,主要应为商业银行向证金公司提供的贷款。剔除非银机构贷款后的旧口径下,7月新增居民和企业贷款合计0.59万亿,略高于前四年均值。7月新增居民贷款0.28万亿元,较6月少增0.18万亿。期限结构方面,居民短期贷款受股票市场快速调整影响,年内首次出现负增长36亿元;而中长期贷款在房地产市场成交回暖的带动下,仍然保持了0.28万亿的增量。7月新增企业贷款0.31万亿,略高于去年同期。但短期贷款负增长,票据融资连续四月放量,显示尽管7月初有“双降”政策,但在不良率快速攀升之际,银行惜贷情绪未有改善。值得注意的是,7月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仅0.10万亿,创2020年初以来新低,尚不足去年7月0.21万亿的一半。应该说,企业贷款结构恶化是目前实体经济低迷的真实写照。此外,7月企业中长期贷款的大幅少增,除了实体经济低迷的原因外,也可能与地方债置换的快速推进有一定的关系。不过,目前很难从量级上度量这种替代效应的大小。

  非银机构存款拉动M2增速超预期,财政存款少增显示积极财政政策发力。  7月可比口径M2增速13.3%,较6月高出1.6个百分点,已连续两月跳升,且大幅高于2020年M2增速目标。7月新增人民币存款2.2万亿,打破了2020年以来历年7月人民币存款负增长的规律。其中,股票市场大幅调整导致居民和企业部门资金回流银行体系,7月新增居民存款-0.06万亿,远高于前四年的均值-0.67万亿。新增企业存款-0.21万亿,亦远高于前四年均值-0.69万亿;证金资金入市等导致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大幅增加至1.9万亿,是7月存款激增的最主要原因。此外,7月新增财政存款0.52万亿,较去年少增0.17亿元,亦是推高M2增速的动力之一。不过,同比少增也反映出财政支出节奏加快,积极财政政策正在发力。